bulingbuling✨

被困在地球上了。

我在记忆宫殿的一隅瞥见了她,追寻着匆匆离去的身影跟着她一路向前,我相信有悔改的可能,我相信我这一次一定能弥补,我成功了。

然而闹钟响了的时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我也永远不可能有再一次的机会。

流浪者集市

呜呜呜谢谢眉眉诗好棒☆*:.。. o(≧▽≦)o .。.:*☆

Ratatosk:

@PS先生 生日快乐!




流浪者的集市,开在

风中,去向——

风吹得到是地方




这儿的交易不舍昼夜:

黄金,换不到

一把金色撒哈拉的沙;

祖母绿,换不到

热带雨林中一枚湖蓝色的鸟蛋。

“这里是集市,拿些等价的东西来!”




我见过一位蓝眼睛的姑娘

用双目去换北极的

雪花一片;

我也见过一位年轻人

剥出自己的心

只为一瓶来自好望角的空气




我在集市逡巡半日

黄昏将尽时

我用腿骨换了一只大雁的双翼

我目送光的逝去,然后——

纵身入风里



每个人都有奇奇怪怪的地方吧

想不明白


亮晶晶毛茸茸和一条一条

昨晚做了很长很诡异的噩梦

梦见和同学去一个体验式的表演,时间应该是下午,一开始人很多,一楼是糖果主题的,有很多穿着戏服的人还有一些餐饮之类的挺正常的,但是人太多我就被推着走,完全没有办法好好逛,没多久我和同学就被挤出去了。入场票是单程的,被挤出去就回不去了,我就想回去了,但是两个同学说“这样只逛了一楼就被挤出去不是亏了。”不知道她们哪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拖着我走,硬生生拉着我就混进了入口,没办法我就只好继续和她们一起逛,这一次好像人变少了很多,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因为一楼逛过了就草草走过去了,但是在电梯上我向一楼看却发现下面的事物都在融化,那些穿着戏服的人也是一脸悲伤的在融化。


我没敢继续看就匆匆上了二楼。


二楼是有很多门的房间,一条长廊贯通整个楼层,尽头是死胡同,两侧墙壁上都是门,不时有门打开里面跑出奇奇怪怪的东西,必须要开门才能前进,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了。第一扇门是金色圆形把手白色门板,我走进去,房间里面全是难受的红色,有个漆皮沙发上面坐着一个女人,女人脸上的妆是花的,头发很高,是白色卷发(维多利亚时代那种夸张的造型),穿着白色婚纱,手上拿着一把斧头,她看见我进来了就一边朝我微笑一边慢慢站起来,我才发现刚才被裙子纱挡住的地方有一个血洞,透过洞我能看见玫红色的漆皮沙发,我就佯装镇定的一边和她搭话一边向房间里的下一扇门退,她一会讲法语一会讲我听不懂的语言搞得我很崩溃。她越讲越激动,我退到门边,感觉脚下踩了什么东西,捡起来才发现是一把钥匙,我在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控诉声和高跟鞋声音剧烈逼近的时候打开了门冲了出去并把门关上锁好了门。


关上的那扇门是艳绿色的。


下一个房间是一片海洋球,五颜六色的还有一个大滑梯,就像小时候儿童乐园里的那样,有很多人在里面。我急着过关就快速越过去了。在里面真的很难站稳,时不时会跌倒。还有一些带着面具的人会跑过来和你闹,你只能笑着拒绝他们然后继续向前走。


下一扇门里面是意识流的世界,墙壁上有很多扭曲的图形和乱七八糟的颜色,这里的地面都是蹦床,需要跳着前进。有一个穿着绿色戏服的人,他很矮,脸上粉很白,画着两个红脸蛋,肩膀两边看起来鼓鼓囊囊的,还在动。他一脸悲伤的从我身边走过去了,我冲着他的背影大喊:“多几个头多好啊!!!!你一点也不奇怪!!!!你很可爱的!!!”他不理我,笔直地走过去了。在所有事物都在跳的时候他一个人默默的走过去了,显得很孤独。


进入下一个房间,这里终于有了通往长廊的侧门,还没高兴多久就被一群穿着黑白西装的人拉着按在椅子上,并且给我套了一件黑西装,跟我说:“这里是互相检举的房间,被检举揭发的人要被执行枪决!”我低头看看脚下,椅子是茄花色的。然后他们就开始七嘴八舌的说起来了,最后,我们黑西装这边的领头从对面揪过来一个白西装的人按在我面前并给了我一把枪,叫我杀了他,我有些犹豫,结果他突然凑到我耳边跟我说:“你不是经常干这种事吗?大家都知道哦。我们是信任你才让你做这个的。这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快点。”然后我就举起枪把那个人杀了,领头看起来很满意然后他又带着剩下的人把白西装门都制服了押到我面前,“快点。”然后是四声枪响,地面从白色变成了红色,黑西装们簇拥着我,领头欣慰的拍着我的肩膀我麻木的被他们热烈的送了出去回过神来已经站在了门外手里还拿着枪。我下意识摸了把脸,手上是红色的。


浑浑噩噩走到长廊,才发现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梯子,我爬了上去倒在电梯上,电梯升了好高才到目的地三楼。


这里是一片夜晚的街区的样子,有一个胡同里贴满了黄色警戒线,里面有很多黑色垃圾袋,里面有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人带着手套拿着长柄锤子在捣东西,他看见我来了就朝我走来,一开始是走,后来变成了快走,接着是跑,我感觉不妙打算起身逃跑,结果被他一锤子抡倒,“这下估计要洗个澡才能干净了”我心想。然后我就被那个男人扔进了一个装着水的黑色大垃圾桶里,我怕被淹死想浮上去呼吸就被他桶下去,来来回回好几次,中途我看见他嘴角勾起一个满意的笑容,我有点生气再加上没力气了我就不动了“淹死就淹死吧,也比被人当玩物要强”。我一动不动睁着眼看着水上面。他好像不乐意了,扔了把刀扎在我胸口(可以克服水的阻力好大手劲)我看见自己的血漂在水上然后变成蓝色最后氧化成黑色,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见红色的血他更不开心了,一把把我拎了出来,我像块湿漉漉的破抹布一样被扔在地上。我还是很生气所以一动不动,他就更不开心了,把我拎着扔到了扶梯上,有种“你不会动别弄脏我的地板”的气势。


我等那人走远,站起身来甩了甩水,拔出刀扔掉了,然后走了几凳楼梯,忽然就看到我的那两个同学,我就去找她们,她们说“我们玩的很开心啊有没有你都一样呀!”我就只好尴尬的笑笑和她们呆在一起。她们两个说说笑笑特别开心我就在旁边安静的站着。到了四楼上面有很多绳索连接着远处的一家快餐店,绳索下面是三楼掉下去会摔死,我就攀着绳子慢慢的爬,爬到一半,有个小哥坐着缆车把我拽了下去,还没等我道谢就给我扣了一顶快餐店的帽子然后放了个小礼炮“欢迎成为本店员工!”我瞬间不想谢他了。


到店里我就作为店员接待那两个同学,她们就要求很多,还吹毛求疵的。说要买一楼的毛绒周边我就坐着直梯下到一楼,趟过一地融化的糊糊找到周边店,发现那个款卖光了,我给她们打了电话问怎么办她们说不要了我又回到四楼。然后她们又要吃婴儿巧克力,我就想起来三楼黑塑料袋里有一袋迷你婴儿,我就去三楼抢了一袋就跑,结果又被抡了一锤子。垂头丧气的上了楼店员小哥一脸愉快的告诉我“啊~制冰机坏了你去一楼分店借一点吧!”遂下楼,趟糊糊,借冰块,上楼,我快跑死了。终于到了我擅长的烹饪领域,于是干劲很足,把迷你婴儿洗净,焯水,过凉水备用;然后隔水融化巧克力,最后把婴儿放进模具中再倒入融化巧克力,再把模具浸泡在凉水中使其凝固,巧克力就做好了。好不容易完成了巧克力,我就去端给她们,结果她们拎起包说:“不用了,等太久了懒得吃了。”我心态就炸了,掏出枪来把她们都杀了然后踹下了三楼,仿佛能想象出来三楼的男人乐颠颠的去收尸体的样子。我在柜台里趴了一会然后起身也跳了下去,想着“一层楼居然有这么高。”我就醒了。